觀察 | 特權

 大概是認同平等尊重自由的價值,

面對突如其來特權的要求,

第一時間就會想回髒話(或是不好聽的話),

當場合不適合說出口的時候,或是特權關係時,

就會無比糾結,悶著還會得內傷。


陷在無限迴圈的時候很痛苦,

後來發現答案其實很簡單,

而且只有一個。


「要什麼特權,滾。」

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