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衛·葉慈《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秘密》

 完全是衝著艾迪·瑞德曼去的,結果看完之後有種被騙的感覺。


這樣講有點不太禮貌,但誰要看鄧不利多的故事啊,太崩潰。但我真心覺得導演應該也是把故事說到最後,發現「哎呀好像沒什麼艾迪的戲份,趕快讓他露個臉好了」才來個回馬槍。不知為何有種莫名奇妙感。

看了維基百科才知道原來紐特出差地點在桂林,不知為何有種西方人眼中的東方感;麒麟寶寶是有鯰魚鬍鬚的鹿,但卻沒有無邊法力我也是看得滿臉問號,說好的神獸呢?

阿不思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的血盟動機,讓我在破題之前忍不住翻了白眼,但換個面向來說也算是演員的技巧出眾,能夠讓觀眾在臺詞還沒說出口前,內心不由得驚呼「不會吧,真的要這樣嗎」「噢,好啦,這秘密也不是什麼大事」


撇除心愛的艾迪戲份少之又少,整體故事和畫面還是蠻流暢的。雖然過程中對於血盟動機覺得太牽強和刻板印象,但故事本身看完至少清爽無負擔。

突然有點後悔,應該要去看《媽的多重宇宙》。

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