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爾·坎登《美女與野獸》Beauty and the Beast

小時候是真的看不懂《美女與野獸》


覺得愛書成癡的設定很不現實,到底有誰會那麼沈迷在書中的世界。喜歡玫瑰花的設定過於浪漫又不切實際,覺得就只是作者為了要讓故事銜接起來,才拼湊出一個勉強可以承先啟後的設定。而且如果王子一開始這麼壞心,之後憑什麼得到真愛,突然變成善良的好人也太不切實際了吧!


結果看了真人版之後,發現原來真的是人性哪。


每個人成長的過程總有不同的面相,沒有絕對的好與壞,而當每個人內心重視的價值觀,會呈現在說出口的話,和行為之上。而當自己與眾不同的時候,如何跟自己相處好像是一門重要的課題。貝兒對於世俗眼光沒有放在心上,但王子選擇任由自卑和憤怒長存於心。


嚴格說起來《美女與野獸》是一個集體霸凌的故事吧?村民嘲笑著愛唸書的貝兒、恐懼著有野獸外貌的王子。鄉民們仗著人多,不願見到貝兒用聰明的方式處理家務,覺得女人就該有女人的樣子;然後在加斯頓的慫恿之下,連自己要去攻打的對象是誰都不知道,就侵門踏戶到別人家的城堡去搗亂。鄉民根本是暴民、是愚民,但偏偏這些人又是城堡內眾僕人的家人們。


好有既視感啊!


真人版這次感覺歌舞的音樂和畫面感有點對不上,妝髮設定在中古法國讓人覺得困惑,但故事本身的人性面設定感覺更好,我蠻喜歡這次的劇本,只是外顯的妝髮歌舞一直在干擾讓人分心。可能我真的無法理解中古法國的審美觀。


後記

後來忍不住回去看了卡通的版本,故事線真的蠻牽強。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沒有看過迪士尼的卡通版,難怪對貝兒沒什麼印象。卡通版本的野獸應該有躁鬱症,貝兒被強迫留在城堡莫名奇妙。真人版的角色比較立體合理,賦予玫瑰更多代表性意義(我也記得小時候聽過因為貝兒要求玫瑰花才害爸爸遇到野獸的版本)

無論是喜愛閱讀的生活態度,隨意摘取玫瑰花的代價,賦予貝兒一個選擇的自主權。對於女性來說至關重要。難怪艾瑪華森願意接下真人版的角色。

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