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場 | 這一夜,誰來說相聲?

從劇場窺見時代。

總覺得民國78年離自己很遙遠,沒想到曾祖輩的生活甚至透過劇場歷歷在目。


西餐廳是一個時代的記憶。

穿梭到了逃難的世代、離家的世代、眷村的世代、文革的世代。

透過語言看見世代透過教育被威權洗腦,是演講,是鬥爭。


在家的孩子總想離家,而離家的孩子總想著返家。

但返家,只是為了見朝思暮想的親人一面,便風塵僕僕趕回自己居住的地方。


是啊,鄉愁是美的,但不現實。

如同旅遊一般,短暫停留能夠體驗記憶中或想像中的美好,

但要長久居住,即使是離鄉背井,還是會選擇自己覺得舒適的地方。


是文化滋養的安全感讓我們落地生根。

只要我們熱愛所在的這片土地,這片土地就是我們的家。


看著看著,了解原來所有的對立和價值衝突都是人為的。


因為極權者的私心,將偏頗的歷史和價值餵養給世代的孩子,但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。

如果回歸平等、尊重的價值,沒有階級、一起學習、一起共好、一起豐盛。

無論東方、西方、台灣、中國,世界大同;又或者,世界平和。

燈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