詹姆士·波賓《魔境夢遊:時光怪客》Alic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

其實是在看到維基百科發現原著原來就是《愛麗絲鏡中奇遇》,而作者還是個數學家,讓闡述時空的故事變得吸引人。本來只是很好奇,連世界都拯救了,到底有什麼還可以講的?欸?結果又回到了人心欸,覺得真的很有趣!


交代了紅心壞皇后是怎麼開始變壞的,回溯到了加冕的時候因為頭太大戴不上皇冠,遭到人民們的言語霸凌,當微小的善良承受不了霸凌時,扭曲是一種可能,為了保護自己不要消失,而選擇讓其他人消失,是一種惡性循環。而就算白皇后知道紅皇后的脾氣為何而來,但還是沒有勇氣承認自己過去的錯誤。


誰說謊言沒有力量呢?當小時候的白皇后拒絕承認是自己吃的餅乾,雖然自己沒有直接傷害對方;小時候的紅皇后因被懷疑傷心奔跑,最後跌倒導致顱內出血頭變大,他人因外貌而言語霸凌和訕笑、異樣眼光,是一種集體的傷害。


過去是無法被改變的,愛麗絲知道了所有的緣由,但不可能讓兩人握手言和。解鈴確實需要繫鈴人,當白皇后願意鬆口祈求原諒並承認錯誤的時候,無論紅皇后的答案如何,都才是一種心結被打開的可能。而旁人,必須時刻意識到自己的所言所行,甚至審美觀,都可能是一種霸凌,或是一種煽動的助長。


相較於上一部面對自身的勇氣,這部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著墨家人。


與其說「家人是最重要的」,不如說「家人是最容易相愛相殺的」。因為有長時間的相處,以及孩子總是將家人話語擺在心中最重的比重,任何的懷疑、否定、勉強,任何不讓孩子成為他們自己,都可能將他們推向另一個深淵。


我們在追尋的認同,或是想要證明我們自己,往往都是先來自親近之人的否定。誰說不是呢?


如果沒有勇氣,那就別急著否定,就讓存在自己存在就好,不需要再去讓那些相信的人失去自己的光芒。願意相信的人,那就相信吧。為何不?愛麗絲不就是因為不排斥任何可能性,所以她的世界才無比寬廣,不是嗎?


"Why does this always happen to me? Why does no one love me?"

"I love you, Racie."

"No, you don't! This is all your fault."

"I know. I ate the tarts and I lied about it. I should have just told the truth, and none of this would have ever happened. I'm so sorry. If it's not too late...please forgive me."

"That's all I ever wanted to hear. Really it was."

燈光